孙俪:七年只拍三部剧,但我并不懒

孙俪:七年只拍三部剧,但我并不懒
上星期,热播剧《落户》收官,该剧开播后收视一路攀升,到发稿时东方卫视CSM 59城均匀收视3.102%,位居全国省级卫视同时段排名榜首。当年《甄嬛传》大获成功后,孙俪就把一多半重心放在了家庭,七年里电视剧只拍了三部。和孙俪此前演绎过的甄嬛、芈月、周莹等闪耀着光环的国产“大女主”人物不同,这次的房似锦是一个沾满地气的一般女孩。  从知道要演房产中介开端,孙俪就更加留心调查这个集体,他们总是穿戴一套黑西装、白衬衣、黑皮鞋,挂个作业吊牌,再拿着一个包和伞。伞并不是为自己打的,而是为客户打的。  孙俪回忆起开机的时分,不想把这个人物演得过分煽情,就和导讲演能不哭就不哭,能不吵就不吵,能不闹就不闹。假如剧本上提示这场戏“房似锦号啕大哭”,她必定会把“号啕大哭”这个词儿先屏蔽掉。但她又常常崩不住,拍完导讲演,你不是说不哭的吗?怎样又哭了。  在孙俪看来,房似锦像个单打独斗的女战士,一向穿戴铠甲维护自己,很少有人会去重视她、给她温暖。所以一旦剧中有这样的桥段,孙俪就会特别爱惜,会在心底为房似锦祝愿。  造型  衣服、丝巾、鞋,都来自原型  《落户》虽然是一部现代剧,房似锦又是店长,但孙俪在剧中短发、深色外套主打的造型,只能用干净利落来描述,和许多人幻想中的职场女人有点间隔。不只网友觉得其造型“不行媚”,连孙俪妈妈也跟她吐槽,“为什么戏里穿得这么清淡?”而这正是孙俪要给人物“去精美化”的原意,造型师给她选的衣服,最少被她退掉一半,“能廉价的就要廉价的。”“这个人物便是要打破精美感。我这样,我们都觉得很粗糙了,真实的中介,便是两套作业制服。”  不过,对房似锦而言,清淡之中却总有一抹红。《落户》开播后有人问孙俪,房似锦怎样戴条那么土的丝巾?孙俪说,重要的不是丝巾,而是它的玫赤色。她说,去原型家时发现,家里仅有值钱的是口红,都是大牌,她对自己再抠门,也会介意自己在客户心中的形象。她的一切衣服都是灰、黑、深蓝色,但她的化妆包、丝巾、口红,点点滴滴都有玫赤色,女孩说她十分喜爱这个色彩。那是对爱、特别是母爱的一种需求,剧中,房似锦的笔、杯子、钱包、化妆包、纽扣,只要能装点的都是玫赤色。许多道具,包含衣服、丝巾、鞋,都来自原型。“女孩在开机前买了三支口红送我,戏里用的都是她喜爱的口赤色彩。”  人物  房似锦开始是个体温低的人  在孙俪看来,房似锦原本就不是个巴结型人物。她要成功,由于不成功就没有人去帮她,在这个社会上很难安身。所以她一切的尽力便是为了养活自己。  “房似锦”一角的诱人之处正是在于,刀枪不入的坚固外壳包裹着一颗软弱灵敏的心。“我觉得她一开端是一个体温很低的人,然后渐渐变成很温暖的人”,孙俪说。由于她从小在一个没有爱的环境中长大,她没有得到过,所以她不懂得怎样支付。在静宜门店,那么多同伴给予了她爱,包含徐姑姑给予她许多热心和关心。她感触到了,所以学会了支付。  剧中有一场徐姑姑在酒吧给房似锦歌唱的戏,很浪漫。孙俪觉得这场戏太粉赤色了,跟这部戏不搭调,但拍的时分她仍然能感触到心里的热流。  同伴  罗晋和徐姑姑,都是支付型  剧中,对房似锦影响颇深的作业同伴,是罗晋扮演的“徐姑姑”徐文昌。和大刀阔斧的房似锦不同,徐文昌推重人性化管理方式,对待同伴都十分关心、友善,也不屑抵挡手法鄙俗的同行。两人在共处顶用互补的性情治好对方受伤的心。  孙俪说,罗晋本人和徐姑姑的类似度很高,都归于静静支付型。有一次,孙俪和罗晋在一个店里拍戏,店里有许多小女子的东西,有个小包特别心爱,戏拍到一半,罗晋把她拉过去说,“这个包你女儿有吗?我送给你女儿。”“我说你也太仔细了,我都不会买这种太贵的包给我女儿。”  “吃包子的戏,导演也怕我撑着”  《落户》中房似锦有许多吃东西的戏份,一顿早餐就要吃两份豆浆包子,几口便是一个大包子。一场相亲的戏更是吃了一堆的鸡翅。这让许多观众忧虑,平常重视摄生和合理膳食的孙俪会不会吃不消,“你们还真误解我了,我便是由于太能吃所以才要多运动。我能够承受自己多动,可是必定不能不吃,每天我都要吃许多东西。(所以吃这些还好是吗?)还好。可是也顶不住一场戏吃二三十个鸡翅,相亲那场戏拍完之后我晚上都没吃饭,顶了。第二天早上也不想吃早饭,并且人都肿了,由于吃太多油炸的。吃包子的戏,导演也怕我吃撑着,常常吃几口,然后跳镜头,让我吐掉。”  “无论是日子仍是作业,我一点都不懒”  《落户》是孙俪继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之后,接演的榜首部电视剧。许多人说她懒,多少年不拍一部电视剧,孙俪不同意,“我觉得我一点都不懒。我平常很大一部分时间都拿来看剧本,做许多准备作业,包含好好日子,也是在为将来某一个人物做准备。演员最重要的是能够走进日子、贴近日子,你才能够了解更多人和事。我了解的演员,是用心领会日子的点点滴滴,时间为你将来的人物做准备。”  采写/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玮  演员供图